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现在时间:2015年01月23日 星期五
​因为它 我对“脱贫”有了更深刻的感悟——我和《摆脱贫困》一书的故事
来源:省农工党   发布日期:2017-04-26   字号:T|T

姓 名:陈建国

单 位:农工党南安总支

 

书香悠悠,缭绕着时间的步伐,伴我携欢成长,慢慢变老。我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生的,那时候家里很穷,根本无法奢望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由于爱书的缘故,就只能从食品包装纸上阅读那些只言片语而残缺的话语,臻而升腾了青少年时期读书的乐趣,并在经济好转的岁月里,贪婪地积累了不少的书刊。从此在书海里遨游,品尝了与作者情操共舞的豪迈,汲取了与作品中人物共悲苦同享爱的乳汁,因而也演绎了不少的故事。俗话说:“鼓不敲不响,话不说不明。”亲爱的读者,花开万朵,单表一枝,那就听听我和《摆脱贫困》一书的故事吧!

对于贫穷,我是有切肤之痛的。我的孩提时代,用“食不果腹、衣不遮体”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贫困似一只只魔鬼将人们摧残得瘦骨嶙峋。改革开放以后,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家乡贫困家庭越来越少了。即使个别因灾因病而致贫的,在乡邻以及政府的救济下,也基本上能跟上一般家庭的步伐,为此自己心里一直沾沾自喜:家乡人民不再受贫穷的困扰了。

1995年十月间,在朋友处无意中发现并得到了习近平同志所著的《摆脱贫困》一书。可能是“贫困”伴随了我走过几十年的缘故,一拿上书就爱不释手地研读起来:该书收录了习近平同志担任中共宁德市委书记期间自1988年9月至1990年5月的重要讲话、文章共29篇,12万字,论及的问题方方面面,主旨只有一个,即经济建设。由于地理位置的羁绊,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闽东地区的经济发展建设一直低于福厦泉地区。因此,时至1990年闽东所属的9个县,仍然有6个县被省里列为贫困县,部分农民的温饱问题尚未解决。邓小平同志曾经指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所以将经济搞上去了,才是领导者政绩表现的第一要务。习近平同志在宁德短短的两年间,闽东地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于书中所提及的部分贫困地区,乃至全省全国的其他贫困地区,我是很想身体力行,亲自感受当地农民的生活,体验他们在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摆脱贫困的决心。然而,我是一名教师,繁忙的教育教学任务容不得有更多的时光去关注“教书育人”之外的事,至今回想起来,乃是遗憾之至啊!

我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人口众多,各地经济发展水平不一,故而摆脱贫困在一定的时期里,将是一个永恒的话题。诚然,尽管在富裕的地区仍然也有贫困家庭的存在,在“关心弱势群体,为社会的发展积极建言献策”的感召下,我不断受《摆脱贫困》一书的启迪,不忘初心,走村串户,与农民坐谈,与村干部共商扶贫济困、发展社会经济的良策。而后在每年的“两会”上以及平时反映社情民意、参政议政方面亲力亲为,取得了令人赞叹的成绩。例如:《关于深入调研,不让每一个低保户漏评的建议》、《关于扶贫先扶志,办好农业科技培训班的建议》、《关于金融发力,打好扶贫组合拳的建议》、《扶贫良方:摒弃“输血”方式,走“造血”之路》等10多篇提案及调研报告。这些提案或调研成果都受到了相关部门的重视,有的被评为重点提案,有的甚至还被省有关部门采用,为国家扶贫政策的制订提供了有益的肺腑之言。上述材料的撰写完全是基于《摆脱贫困》一书的浸润,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摆脱贫困》一书有了更深刻的感悟。

今年八月,有幸的是:我到了本市的一所山区中学“支教”,学校所处的工作环境令我对《摆脱贫困》的理解更上了新的台阶。9月1日是秋季开学的日子,学生小曾缺席了。小曾的家是在离学校十来公里的大山深处的一个村落里。9月3日刚好是星期六,我和班主任一大早就往深山赶去,一路上我们穿行在绿色中。山坡上知名的不知名的树木竞相生长,齐腰深的野草站在小道两旁怯生生地望着我们这俩陌生人,远处望去梯田层绿,沟壑成荫,脚底下不时传来“叮咚”的泉水声,真是一个旅游悠闲的好去处啊。可是我们无心欣赏这令人心旷神怡的景致,家访的急切心情催促着我们过了一道山梁又一道山梁。路越来越不好走了,我们只好弃车徒步,翻山越岭,隐隐约约有了几幢老旧的农居显现,它们点缀在密林丛中,显得跟眼前的美景不匹配呀!

到了小曾同学家门口,我们就傻眼了:大门洞开,几声狗吠引出了小曾的爷爷。他尴尬地让我们往屋里引,屋里连插脚的地方都没有,满地是禽畜的粪便,家里只有一台脏乎乎的十八吋黑白电视机,“吱嘎”的床凳是生活的组成部分,柴火熏黑的墙壁写下了老屋的沧桑,四面漏风的土坯房掩饰不了家庭贫穷的印记。看了这一切,我们明白了小曾辍学的原因了。据爷爷介绍,窝在大山深处,耕种的作物难以糊口,小曾妈妈耐不住贫穷,跟人家到外地打工,一去几年并与家人失去联系,小曾奶奶因早年摔伤至今已卧床三四年了。这一次小曾就是跟爸爸到厦门同安区的一个碎石场当辅助工,一个月除了吃住之外,还可以拿到几百元钱的报酬。

此情此景,让我鼻子发酸,泪水夺眶而出:如果不是耳闻目睹,确实难以相信在沿海经济较发达的地区竟然还有如此贫困的家庭。今天,能走到这大山深处,真的是得益于《摆脱贫困》一书赋予我的精神力量。小曾同学的辍学,我忖思一定是跟家庭贫困有关联的,短短的家访经历令我的思考更加深沉,眼前的事实禁不住地产生了强大的心灵震撼:

为什么这里的村民守着山清水秀的一方沃土却家徒四壁?为什么这里的村民勤劳的双手却未能在家乡描绘致富的蓝图?为什么政府在扶贫攻坚战上下了那么大的气力却不能给乡亲们创造拔掉穷根的可能?为什么近年来扶贫力度加大却没有精准到户,号脉下药,在如何“脱贫”二字上大做文章?——政府年年的“输血”却不能让这里的农民强身健体,那是多么令人痛惜呀!

令人高兴的是,如今小曾同学已经回到了书声郎朗的课堂。为了不让小曾同学的遭遇在其他山区少年儿童身上演绎,良宵深夜,回忆起家访所闻所见的一幕幕,深感一个参政党成员责任的重大,自己又一遍遍地重温《摆脱贫困》一书,让我对于如何“脱贫”又有了更深的感悟:修路造桥,发展交通,拓宽发展林下经济的路子,写好禽畜养殖业的文章,念好特色农业这部经,走好山区旅游业这步棋,是山区农民摆脱贫困的根本出路。白驹过隙,逝者如斯,一年一度的“两会”于年底即将召开,一篇篇有关如何帮助农民,尤其是山区农民摆脱贫困的提案正在我的脑海里形成……

是《摆脱贫困》让我更加关注农村农民贫困的状况,而此状况又升华了我阅读的高度,更加精准地研读《摆脱贫困》,力求从中汲取精神力量,谋出帮助农民脱贫的良方,为政府建言献策。

——这就是我和《摆脱贫困》一书的故事。

 

收藏】【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