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现在时间:2015年01月23日 星期五
特别的情与特别的爱
来源:省民革   发布日期:2017-05-11   字号:T|T

我与团结报的缘实在太深。从1987年,作为民革全国代表会议最年轻的女代表被《团结报》报道,到任《团结报》记者站长,然后退休卸任,然后又再复出任站长,《团结报》记者站中,可能没有人有我这样的经历和情缘。在将近30年的时间里,报社的人员换了不少,但我与报社的情始终没有断过,我给报社的供稿也没有断过,我爱她,因为她已成为我生命里的一块芳甸,让我想起了张若虚《春江花月夜》中“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的意境,有着满满的幸福。感谢团结报给了我这块能够耕耘的土地,并且收获了美丽。

为了写好报道,无论是活动侧记还是人物专访,我都一定到达现场,做面对面的采访,哪怕那几年我爱人重病住院,病势垂危,我也决不拿了通稿就离会,或拿了一些旧的材料就开始我的创作。因为我深知,每一篇报道代表的是《团结报》的品质,也是我自己的形象,更是被采访单位和采访对象的希望,宣传好他们,自己也是一次升华。许多人说我比实际年龄显得年轻,可能就是这个原因。我曾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采访的美丽》,得到许多人的好评。因为在每一次的采访中,我都受到感动,特别是先进人物,他们的经历,他们的智慧,他们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确实值得我们学习和宣传。所以要感谢采访,给了我走近他们的机会。

我的文章一直受到《团结报》社的厚爱,稿件采用率很高,而且多次在头版头条登出。更高兴的是,我与报社的老同志都成为好朋友,在他们的帮助下,一点新闻专业知识都没有的我,竟能在报上频频露出“尖尖角”。更喜人的是,在2000年之后,全国统战系统相继举行了4次征文活动,有“纪念五一口号发表60周年”“改革开放30周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宝旺杯·宝岛记忆”,我写的文章全部在《团结报》登出,并且获得一个一等奖,两个二等奖和一个三等奖。在这一系列的征文活动中,全国的党派成员中或许没有人有我如此之多的收获吧。同时我还获得福建省新闻奖二等奖和三等奖等奖项。不少人因此与我开玩笑,称我是“获奖专业户”,我很高兴,当然,这不仅是成就感,更有我对《团结报》的感谢,感谢《团结报》对我的信任与培养。在一篇篇报道中,我看到了自己成长的轨迹,尽管我已是一位67岁退休的老同志,说成长有些不妥。

我与报社的许多年轻同志同样也成为好朋友。实在有些不好意思,我甚至对不上他们的人与名,或者没有谋面过,可是每次挂电话过去,他们都会热情地接听我的电话,用心编辑我的稿件,还说是看着我的文章长大的。您说,听了这样的话能不感动吗!

今年是团结报的甲子年,实在是值得纪念与庆贺。在新兴网媒的冲击下,作为各民主党派唯一的一份报纸,不仅没有消失,而且越办越好,这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是报社几代人共同努力的结果。“晴空一鹤排云上,直引诗情到碧霄”,《团结报》为我们展现了一幅多姿多彩的多党合作的美丽画卷,一种积极向上的情怀,是我们心中永远的歌。

(秦友莲:民革福建省委宣传处原调研员、《团结报》福建记者站原站长)

 

收藏】【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