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现在时间:2015年01月23日 星期五
十四世达赖的“中间道路”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日期:2017-10-09   字号:T|T

十四世达赖多次声称,自己1974年就提出了“中间道路”的政治主张,并强调这是解决所谓“西藏问题”唯一可行的主张。近年来,达赖集团头面人物在各种场合处处推销“中间道路”,称“中间道路”是“务实可行的民主解决方案,是在中国宪法框架内为西藏人民寻求真正自治”,是“双赢方案”,等等。在这些花言巧语背后,达赖集团无时无刻不在从事违背中国宪法和法律的“藏独”分裂活动。

“中间道路”是在怎样的背景下出笼的?

1951年5月,西藏和平解放。1959年3月,为了维护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永远不改”,西藏地方上层反动分子发动全面叛乱,失败后,以十四世达赖为首的大批分裂分子逃到印度。随后几年,他们颁布伪宪法,成立伪政府,顽固实行不合时宜的政教合一统治,组建反动武装,心甘情愿地充当境外反华势力的忠实工具,干扰、破坏西藏和四川等省藏区社会稳定。出于对社会主义中国的敌视,美国把达赖集团当作对付中国的一颗棋子,达赖投桃报李,心甘情愿地成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亲密朋友”。在1959年西藏发生全面叛乱之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在科罗拉多州海尔训练营专门训练藏族特务,空投回西藏策划、参加叛乱活动,并为叛乱武装空投武器。在达赖外逃印度时,美国派这些特务沿路护送。逃亡印度后,中央情报局积极帮助达赖集团重建“四水六岗卫教军”武装,资助印度与达赖集团共建“印藏边境特种部队”,在尼泊尔建立武装基地,多次袭扰我国西藏边境居民与边防部队。据中情局文件,美国每年在西藏行动中花费的资金高达170万美元。

20世纪70年代初,中美关系得到改善。1972年,美国总统尼古松访华,中美两国联合发表《上海公报》。中央情报局停止了对达赖集团的资金和物资支持,达赖集团在尼泊尔的武装基地被尼政府军剿灭。失去美国公开支持的十四世达赖对武力打回西藏感到灰心丧气,不得不考虑用其他方式博取美国为首的西方欢心。美国从卡特政府时期,确立“人权外交”方针,加紧对社会主义国家的“和平演变”。身边不乏美国高参的十四世达赖,对美战略心领神会,不再提起和中央情报局曾经有过的亲密合作,开始以“和平”“非暴力”的面目出现。1987年9月21日,十四世达赖在美国国会众议院人权小组委员会上提出解决所谓“西藏问题”的“五点和平建议”。1988年6月15日,十四世达赖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大厦的一个会议厅举行记者招待会,提出了解决所谓“西藏问题”的“七点新建议”。“五点和平建议”和“七点新建议”集中体现了“中间道路”政治主张,成为达赖集团此后的行动纲领。

达赖集团是怎样兜售“中间道路”的?

1987年9月27日,在达赖提出“五点和平建议”的第六天,拉萨出现1959年以来的首次骚乱。1988、1989年拉萨连续发生骚乱。1989年西方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十四世达赖。1992年1月,达赖说:“中国5至10年内肯定会发生变化,西藏独立的愿望完全可以实现。”一下便抛开了不久之前反复强调的“中间道路”主张,直奔“独立”主题。1992年达赖在《3·10声明》中说:“在流亡中,我们也正在为未来的一个有着充分民主的西藏奠基。关于这方面的全部官方文件最近已经出版,题目是《未来西藏政策指南及其宪法的基本特征》。”准备好接管西藏政权。

然而,历史的潮流并未向十四世达赖盼望的方向奔流,达赖的预言再次落空。10年过去了,中国中央政府岿然不动,倒是达赖热切盼望的“西藏独立”前景更加渺茫。2002年至2010年,中央政府有关部门和达赖私人代表进行了新一轮接触商谈,尽管中央政府有关部门一再明确双方谈的只是“达赖个人及其身边少数人的前途问题”,达赖私人代表却再次提出“中间道路”。2008年10月31日,在北京举行第八次接触商谈时,他们呈交了《为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2010年1月又对此进行了阐释。由于“备忘录”完全违背中国《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其各项政治主张均被有关部门驳回。2010年以来,随着达赖“政治退休”,其私人代表“辞职”,接触商谈的环境被达赖方面破坏,“中间道路”的政治主张成为达赖集团的梦呓。

“中间道路”居心何在?

“中间道路”具体内容集中体现在“五点和平建议”和“七点新建议”、“备忘录”中。达赖集团在宣传时,口口声声只说它的好处,强调是十四世达赖本人的发明,要不就是强调它的实现手段“非暴力”,强调不是搞“西藏独立”,而是追求“中国宪法框架内的真正自治”。实际上,任何人只要仔细读一遍这三个文本,便很容易归纳出“中间道路”的要点:1.包括整个青藏高原在内的所谓“西藏”自古以来是一个独立国家,1949年以后成为中国军队占领的殖民地;2.应把目前分属中国境内西藏自治区和周边各省区在内的整个青藏高原建成一个统一的行政区域或行政实体;3.在这个区域或实体内废除现行政治制度,由藏人选举产生“政府”进行管理;4.藏族之外的中国其他民族人口迁移出“大藏区”;5.中国军队撤离“大藏区”,将这一区域建成为国际和平区。

明眼人轻而易举地就能看出来,其要点一是否定西藏和四川、云南、甘肃、青海四省藏区历史,为将来所谓的“西藏独立”埋下伏笔;要点二是否定我国藏区现行行政区划的合理性;要点三是否定我国政治制度在藏区的合法性;要点四是否定青藏高原历史上形成的多民族分布格局,为民族清洗提供依据;要点五是使青藏高原脱离中国政府的有效控制,让外国势力干预国内藏区事务。

通过剖析“中间道路”的要点,说十四世达赖提出这一政治主张的居心是“实现西藏变相独立”、“变西藏独立一步走为两步走”是恰如其分的,正好点中达赖集团要害。

十四世达赖和达赖集团不断强调他本人对“中间道路”的发明权,不禁让人起疑,想深究一下究竟。原来,所谓“中间道路”不过来自西方社会一度时兴的对解决困境的“第三条道路”的赞赏,“非暴力”源自印度追求独立时的甘地主义,“大藏区”则源自1913—1914年间英国殖民主义者企图实现“西藏独立”的《西藏姆拉条约》。用迎合西方社会时兴的话语概念,打着“非暴力”的旗号,实现一百年前英国殖民主义者没能实现的目标,这就是十四世达赖提出“中间道路”政治主张的实质。

西藏发展进步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充分说明西藏走上的发展道路是正确的。这是一条西藏各族人民走向幸福的光明大道。与此相反,十四世达赖的“中间道路”,不过是一条殖民主义者曾经走过的永远走不通的死路。

收藏】【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