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现在时间:2015年01月23日 星期五
周伟龙上海锄奸记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发布日期:2017-10-09   字号:T|T

周伟龙,字道三,湖南湘乡人,黄埔军校四期政治科毕业,1937年2月,任军统上海区长,同年底上海沦陷后,他率全区人员就地潜伏,秘密从事抗日活动。

上海区的锄奸行动

上海沦陷后,汉奸活动十分猖獗。自1937年12月至1938年11月,上海区先后制裁重要汉奸十余名,其中以刺杀陆伯鸿、周凤岐、唐绍仪三案影响最大。

陆伯鸿本是上海著名的工商业者,曾任内地电灯公司总经理、南市电车公司总经理、和兴钢铁公司董事长及大通仁记航业公司总经理。由于他在商界声名颇著,上海沦陷后,陆伯鸿先是居家不出,而后竟觍颜事敌,参加了伪市民协会。12月30日,陆伯鸿被上海区行动队区队长周继荣开枪击毙,成为上海区制裁的第一个汉奸。

周凤岐,早年担任军阀孙传芳部师长,北伐时期投入革命阵营,就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六军军长。自1930年起,先后参加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白崇禧及十九路军的反蒋活动。1937年,周凤岐由南京回到家乡长兴。11月28日,长兴沦陷,日寇大肆烧杀,周凤岐竟以“不吃眼前亏”为说辞,怂恿亲友组织维持会。1938年2月,周凤岐在日伪汽艇的护送下,赴沪事敌,其子周斯男曾跪地哭谏,周凤岐亦不为醒悟。3月7日下午1时3刻,周凤岐在法租界寓所准备乘汽车外出,突遭上海区派员狙击,身中八弹毙命。

唐绍仪是民国元老,曾任北洋政府总理、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国民政府委员等职。上海沦陷后,他留在法租界,与日本特务土肥原贤二有所接触。上海区对外联络员谢志磐与唐绍仪有亲戚关系,他将唐绍仪的情况上报周伟龙,周伟龙又向戴笠报告,戴笠遂决定制裁唐绍仪,并计划利用唐绍仪喜欢古董的特点,由行动人员装作古董商进行刺杀。制裁唐绍仪的任务,上海区选定相强伟负责执行。相强伟,浙江嵊县人,身材高大,粗鲁野蛮,为人容易冲动,有“皮剥掉一身是胆”之称,他的枪法很准,自夸能打飞鸟。9月30日下午,上海区行动人员赵理君、相强伟谎称要廉价出售古董瓷瓶,经谢志磐介绍,顺利进入唐公馆与唐绍仪见面。当唐绍仪鉴赏古董之际,相强伟从瓷瓶中抽出利斧,对准唐绍仪头部劈去,由于斧头上已经事先浸泡了见血即死的戈箭药,唐绍仪当场毙命。关于唐绍仪之死,后世颇有争议,因为军统方面尚未掌握唐叛国投敌的真凭实据,只因一时传言,就下了制裁令。但从抗战大局来看,唐绍仪之死无疑是有利的,因为他具有“泛亚主义”思想,抗战意志十分薄弱,日寇也企图在武汉会战后,邀唐绍仪出面组织全国性的伪政权,唐绍仪的死,使日寇的企图暂时破产。

周伟龙被捕及脱险

军统沪区的一系列制裁行动,不仅让日寇、汉奸衔恨甚深,也引起了法国租界当局的不满。1938年冬,忠义救国军上海办事处主管人事的内勤人员沈则林被法巡捕房拘捕。由于忠救军是军统领导的抗日武装,周伟龙兼任忠救军上海办事处主任。上海区书记郑修元获悉沈则林被捕后,感觉事态严重,立即打电话到周伟龙住所进行报告,适值周伟龙午睡,由周夫人接听电话。郑修元请周夫人立刻叫醒周伟龙,不料因为周伟龙脾气大,周夫人怕挨骂,竟不敢叫醒他。郑修元只得挂下电话,赶到法租界迈尔西爱路277号忠救军上海办事处,草就一份书面报告,将所知情形,留陈周伟龙,草就完毕后,即起身离开。不久,周伟龙也赶到办事处批阅郑修元的报告,此时法捕房大批探警蜂拥而至,搜出枪支、密电等物,即将该处一干人等全部拘捕。戴笠获悉周伟龙失事的消息后,立刻报告蒋介石,请蒋派人照会法国政府,不准上海法捕房把周伟龙引渡给日本方面。于是,周伟龙得以“驱逐出境”的名义被法捕房释放,并脱险回到重庆。

自军统成立以来,戴笠不惜惊动蒋介石以营救被捕人员的情况,只此一次,那么周伟龙到底有何与众不同之处,值得戴笠如此大动干戈呢?时值1929年冬,地方军系首领唐生智宣布就任“护党救国军”第四路总司令,宣布拥汪反蒋。当时,周伟龙担任唐部军警稽查处处长,戴笠则化名为“江汉清”,正在信阳为蒋介石搜集军事情报,且被唐生智悬赏十万银元进行缉捕。戴笠自忖未必能够逃出信阳,于是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已调查清楚,担任唐部稽查处长的黄埔同学周伟龙是一位敢作敢当的性情中人,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冒险前去策反。周伟龙眼见悬赏捉拿的人,居然自己送上门来,又惊讶,又为难,当下责备戴笠不该不知死活。戴笠却轻松地说:“照目前情形,自知无法脱离虎口,与其被别人逮捕受辱,不如将我价值十万的头颅,奉送学长,祝你名利双收。”周伟龙闻言,颇为戴笠的气魄所折服,当即表示决不出卖同学。戴笠趁机晓以利害,极力向周说明“唐生智不是中央的对手,没有前途。”周伟龙被戴笠的三寸不烂之舌彻底说服,表示“愿意效忠中央,效忠校长。”

当天中午,周伟龙在信阳最大的酒楼“宴阳楼”请戴笠喝酒,对外则说是为北平来的朋友践行。酒后,周伟龙还亲自把戴笠送上南下的火车,稽查人员对周处长的“贵客”只有恭敬而已,根本没有产生怀疑,更不必说上前盘查了。就这样,戴笠成功脱离险境,周伟龙也在唐生智垮台后参加了戴笠负责的秘密工作。正是二人非同寻常的订交经过,使得戴笠念念不忘周伟龙的“不杀之恩”,并在周伟龙被日寇逮捕后千方百计地把他营救出来。而周伟龙在被捕期间,曾受电刑,他的眼睛本来斜视,经此酷刑,好像做了整容手术,反而矫正了许多。

收藏】【打印】【关闭